第55章 谁敢阻挠我白家行事?_医道宗师
笔趣阁 > 医道宗师 > 第55章 谁敢阻挠我白家行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章 谁敢阻挠我白家行事?

  青南市的叶家经营药材生意,元药斋是他们的招牌。

  但三个月前。

  叶家的药田突然出现异常,导致大量珍贵药材枯萎,给叶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元药斋已濒临破产的边缘,迫使他们向白氏家族求救。

  然而,白家提出的唯一援助条件便是联姻。

  唯有叶凝薇嫁与白少君,叶家才能指望得到援助,以解燃眉之急。

  在白家的策略中,叶家唯一的千金叶凝薇,如同将丰厚的家产送到他们口中。

  只需慢慢消化,待叶凝薇生育后代,再设法让叶雄峰和赵芸兰遭遇不幸。

  那时,叶家的姓氏便将易主。

  对此,叶凝薇多次向叶雄峰表达忧虑。

  然而,叶雄峰自有打算。

  他一手创立元药斋,打造了叶家商业帝国,岂能轻易让白家鲸吞蚕食。

  他只需借助白家之力度过危机,就能东山再起。

  说到底,这场联姻不过是一场互相利用的游戏。

  而叶凝薇,注定成为牺牲品。

  正是看清了这一点,叶凝薇选择了逃婚,宁愿答应成为林向北的妻子。

  现场,白少君的脸色冷若冰霜。

  尽管这只是商业联姻,且叶凝薇的美貌让他心动,但他绝不允许别人侮辱他的尊严。

  众人神色各异,惊讶、幸灾乐祸、嘲讽交织在一起。

  若联姻成功,白家吞并叶家,成为青南市的巨擘,许多人将不得不依附白少君生存。

  甚至,他们暗自希望两家斗争两败俱伤,那样他们这些小户或许能捡漏,趁机崛起。

  “叶凝薇,这就是你要给我的‘大礼’吗?”

  白少君的脸色阴郁得几乎滴出水来,修长的手指紧握酒杯,青筋凸显。

  叶雄峰和赵芸兰同样震惊,叶凝薇的行为彻底打乱了他们的布局。

  休息区一角,一位肥胖的中年男子和一位高贵的妇人脸色铁青地站起。

  他们是白少君的父母,白听鸿和魏惠雪,青南市白家的掌门人。

  在儿子的订婚仪式上发生这种事,白家日后如何在青南市立足?

  恐怕未来的青南市街头巷尾,白家将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气氛变得异常尴尬,叶凝薇内心忐忑,但她依然直视着白少君。

  早在订婚典礼之前,我已明言,我已有夫,然而你们执意不听,所以我只能让他现身!"叶凝薇平静地陈述着。

  确实,林向北先以一百元买下了她,随后叶凝薇找表姐求助,却反被带回,遇见白少君,两方才决定这场订婚,定于三日后,也就是今日举行。

  然而,叶凝薇口中的已有夫婿,在白少君或是其他人眼中,不过是逃避这桩商业联姻的借口,无人真正信以为真。

  "很好!

  "砰!

  白少君手中的香槟杯瞬间粉碎,面容扭曲,连声道:"既然如此,我就让你成为寡妇,我白某人并不介意娶一个寡妇玩弄!

  白少君话音刚落,酒店门口瞬间涌出十几名黑衣男子。

  这些人并非酒店保安,而是白家重金豢养的打手,战斗力远超一般保安。

  白少君显然已动了杀机。

  打手们步步逼近,叶凝薇心中焦急。

  她最害怕的事终究发生了。

  林向北孤身一人,如何抵挡得了白家的庞大势力?

  叶凝薇疾步上前,挡在林向北身前,张开双臂,厉声道:"白少君,你真的无视法律吗?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凶!

  白少君冷笑一声:"谁说我行凶了?谁能证明这些人是我指使的?

  那十几名黑衣男子齐声附和:"从这一刻起,我们不再是白家的人,对于这个小子,与白家无关,纯粹是他惹人厌烦!

  他们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算林向北此刻遇害,也休想牵扯到白少君。

  叶凝薇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原本以为对方只是把这当作一场简单的商业联姻,彼此闹得不愉快就会各自退让。

  顶多,事后自己去赔礼道歉。

  但她万万没想到,白少君竟是来真的。

  叶凝薇不禁望向自己的父亲叶雄峰,如果他此刻站出来支持自己,白家必定会有所收敛。

  然而,叶雄峰面色铁青,仿佛未察觉到女儿的期盼。

  叶凝薇的心沉入了谷底。

  她终究只是商业联姻的牺牲品。

  "动手!

  随着领头者的低喝,十几名黑衣男子迅速从怀中抽出武器,朝林向北逼近。

  叶凝薇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她曾幻想,自己撕破脸皮后,叶雄峰会出于父女之情为她说句公道话。

  那样即使无法阻止联姻,也能保林向北安然无恙。

  然而,一切美好的设想此刻都化为泡影。

  "林向北,快逃吧,我后悔了,你要的药材,我会替你备齐!

  叶凝薇心中轻叹,眼中尽是无望。

  "逃跑?何处可逃?

  领头的黑衣人冷哼,"这小子的出现就是对白少的亵渎,他若不死,这耻辱便永存。所以,他今日,必将丧命!

  "呵!

  话音刚落,那人手中的铁管带着刺耳的风声,直冲林向北的头部袭来。

  林向北目光一凝,未及反抗。

  叶凝薇却已抢先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此刻,她的双眼里只有死一般的寂静和绝望。

  比起屈服于这场商业联姻,死亡反而更像是一种解脱。

  首位的黑衣人并未手下留情。

  在他眼中,今日的叶凝薇和林向北皆应受死。

  这一击,只是先结束了叶凝薇,再给林向北致命一击的区别。

  白少君笑容满面,得意而嚣张。

  世间,唯有我侮辱他人,无人敢侮辱我。

  此事一出,青南市在场者皆会畏惧。

  今后,谁还敢阻挠白家行事?

  就在此刻。

  大门外,一声高呼响起。

  "贵宾驾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qxnf.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qxnf.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