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祖先的训诫_医道宗师
笔趣阁 > 医道宗师 > 第245章 祖先的训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5章 祖先的训诫

  京城,龙氏家族领地。

  四下一片静谧,深夜里,唯有几名家族的暗卫隐藏在黑暗中守护着。

  “嗤!”

  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

  在龙家东北角,隐藏于假山后的暗卫还未及发出警报,就被身后莫名出现的黑影缠住,脖子被悄然扭断。

  与这位假山暗卫联动的,是不远处竹林中的同僚。察觉到同伴的异样,他立刻有了感知。

  未多言,他迅速按下手中的警报装置。只要触动,沉睡的龙家顷刻间便会苏醒。

  然而,

  一道冷冽的光芒,却比他的动作更快。

  暗卫的手指刚刚触及警报按钮,还没来得及用力,整条手臂便失去了控制。

  回头一看,完好无损的手臂已然坠落脚边,而肩膀切割面光滑如镜。

  几个短暂的呼吸之后,鲜血如同喷泉般涌出。

  然而此时,

  之前斩断他手臂的太刀猛然刺穿了他的喉咙,封住了他满腔痛楚的尖叫。

  “砰!”

  轻响过后,暗卫倒在地上。

  黑暗中,一个身着黑色忍者服的身影缓缓走出,几个闪烁间,便踏入了龙家领地,所遇暗卫无一生还。

  在龙家府邸西北角,一栋古老的木制阁楼静静矗立。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后,解决所有潜伏暗卫的黑衣人聚集在老阁楼前。

  领头之人,正是藤木苍空。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傲气。

  原本,因林向北之事,他对华夏充满了深深的敬畏与

  然而,在法师导师的启迪下,他重拾信念,摆脱了过去的困扰。

  今日,他决定从那个林向北的同伴开始下手。

  藤木苍空手持古老的灵刀,缓步向前。

  正欲吟唱咒语。

  "吱呀!

  突然,古老木制的塔楼之门无声无息地敞开。

  一个背负双手、面含淡然的老者从中走出,他的身影饱经沧桑。

  正是龙庚寅,那位守护者的化身。

  林向北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长久寻找的回魂虫,此刻竟真的现身。

  他谨慎地收起那只神秘的回魂虫。

  "婆婆,如今苗王已陨,我们该如何向其他村民解释这一切呢?

  林向北在喜悦之余,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他不禁提问,毕竟,苗王扎素、红娘子以及白幽这四人的行为,一旦公之于众,必定会颠覆村民们的世界观。

  在他们心中,苗王和大祭司犹如苗寨的灵魂。

  如今,他们却因私欲相互利用,暗中加害。

  这会让其他村民如何看待?

  鱼婆婆聪颖过人,立刻理解了林向北的忧虑。

  她沉思片刻,说道:"真相不能泄露,否则会引起苗寨的动荡。刚才模糊的苗王身影,村民们也看不清楚,就算看清了,也无法确定那就是苗王。

  我们可以对外宣称,那是一具受诅咒的僵尸。真正的苗王,百年前为寻求更深层次的巫术,离开了苗寨,至今未归

  至于白幽这些人,皆是那僵尸所杀!

  鱼婆婆边说边起身,"就连我的一只手臂也被那僵尸扯断,如今大火吞噬一切,村民们只能相信了!

  话音刚落,鱼婆婆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枚火符。

  轻吹一口,丢向苗王与白幽的遗体。

  瞬间,熊熊烈焰升腾,苗寨百年的恩怨在此刻画上了句号。

  "至于苗寨的现状...我会尽力再维持几年,至少要选出一位新大祭司,确保苗寨的传承不断!

  鱼婆婆起身离去,林向北轻轻吐出一口气,外界的天空渐渐破晓。

  "是时候准备回京了!

  狄毅这时走来,"林少爷,尽管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我还是想问问,您能否割舍那只蛤蟆?无论多少金币,我都愿意付!

  经过之前的战斗,狄毅发现自己深深地爱上了这只蛤蟆。

  它太实用了。

  若自己养着它,还用花钱雇保镖吗?直接请保姆就行,这只蛤蟆足以抵十个。

  林向北还未开口回应。

  原本在狄毅怀中的蛤蟆仿佛听懂了似的,猛然挣扎,挣脱了狄毅的怀抱。

  跃入林向北的怀抱,遁入那个专属于它的神秘罐中。

  狄毅脸上尽是无可奈何。

  “好吧,林公子,我明白了!”

  林向北笑容绽放。

  “不必急,等到那天那只蟾蜍繁衍出后代,我一定第一时间想到你!”

  狄毅眉开眼笑,“林公子,您的话语,我铭记于心!”

  因狄毅还需搜罗草药,他亲自送林向北离开幽林部落后,便再次返回。

  林向北则先返回青南城。

  洛如烟的身份已被揭示,重返校园医院做护工已是不可能。

  但她留在那里的物品,需要取回。

  即便多数无用,其中却混杂着关乎她身份的秘密。

  若被医院随意销毁尚好,万一落入别有用心之人之手,后果堪忧。

  于是,林向北此次回京,决定先去校园医院,替洛如烟处理一下,能拿走的全部带走,无法带走的,也要销毁干净。

  在林向北赶往青南大学的路上。

  京都龙家的气氛变得愈发喧闹。

  龙庚寅推开雕花木门,混浊的目光紧紧锁定了藤木苍空。

  “你们就是邰家老夫人从瀛洲请来的援兵吗?”

  龙庚寅并不惊讶,直截了当地问。

  藤木苍空得意地笑了。

  “林向北的罪孽,他若不在,我只好先向他那些交好的人索取些代价了……”

  话音刚落,藤木苍空的手臂一振。

  一把寒光闪烁的太刀骤然现于他手中。

  刀锋犀利,寒气逼人。

  龙庚寅看着,突然笑了起来。

  “小小的瀛洲,真是班门弄斧啊。

  别说你这些武艺,全都是从我华夏古武术的皮毛演变而来。

  就算你手中的太刀,见到我的林氏刀,也得恭恭敬敬地叫声祖宗!”

  龙庚寅话毕,大手一挥。

  内堂急匆匆赶出的仆人,怀中抱着一只木质盒子。

  他迅速走到龙庚寅身边,打开长木盒。

  里面赫然是一把保养精良的林氏刀。

  无论是工艺,还是蕴含的灵性,都远超藤木苍空手中的太刀几个层次。

  刹那间,藤木苍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因为龙庚寅的话,他无法反驳。

  他所学的武艺,就连他的师父柳生归藏也承认,源自华夏武学的皮毛,连精髓也算不上。

  至于那太刀……确确实实从林氏刀演变而来,证据确凿,无法辩驳。

  想要摆脱眼前的困境,唯有挥刀斩下那不死老者的头颅,方能彻底解决问题。

  “给我去死!”

  藤木苍空瞬时勃然大怒,一手紧握太刀,脚步疾快移动,整个人径直向龙庚寅冲去。

  速度快得惊人,旁人只能看见一道残影掠过。

  然而龙庚寅仿佛未见这一切

  依然独自拿起一条洁白的织梦毛巾,轻轻地拂拭着映月林刀的熠熠寒光。

  直至。

  龙庚寅微微低头,透过那林刀晶莹的刃口,映射出藤木苍空因愤怒扭曲的可怖面容。

  他这才敏捷地抬手,横向格挡。

  龙庚寅的速度,比藤木苍空更快一筹不止。

  就连他的刀芒,也竟是后发先至。

  "铛!

  "咔嚓!

  两把寒光闪烁的长剑相撞,交织出凛冽的火花。

  紧接着金属的撞击声,是一声清脆的断裂。

  藤木苍空整个人愣住了。

  因为。

  刚才,他手中握着的长刀足有十尺之长。

  此刻,却仅剩三尺残片……余下的半截,悄然落地,发出清脆的回音。

  龙庚寅淡然一笑。

  "后辈见到了前辈,哪还有硬气的道理?不断裂才怪异呢!

  "砰!

  龙庚寅乘胜追击,顺势挥刀上挑。

  刀芒径直划过藤木苍空的胸膛。

  刹那间。

  藤木苍空全身汗毛竖立,狼狈地往后急退。

  然而。

  他的速度,终究还是慢了半拍。

  林刀的锐利,超出了他的预料,几乎是贴着他的胸口掠过,瞬间撕裂了他的衣物。

  一道骇人的,深可见骨的伤痕赫然显露,鲜血飞溅,染红了他的胸甲。

  藤木苍空倒抽一口冷气。

  可以说。

  如果他的动作再迟缓一丝。

  他毫不怀疑,这一刀……足以将他整个人一分为二。

  藤木苍空迅速后退,与龙庚寅拉开距离。

  脸色铁青。

  是师尊柳生归藏命他前来取龙庚寅首级的。

  此刻,别说触碰到龙庚寅的衣角,他自己差点被对方斩于刀下。

  龙庚寅朗声大笑。

  一手握着林刀,缓步朝藤木苍空逼近。

  "今日,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欺师灭祖,我便出手好好教训一番,也好让他们明白:

  前辈,始终是你的前辈!

  龙庚寅手中的林刀舞出绚丽的刀花,直取藤木苍空。

  瞬间。

  藤木苍空慌乱无措,来不及躲避,他反手抓住身旁的部下,挡在自己身前。

  "噗嗤!

  轻盈的声响传来。

  林刀如同切豆腐般,刺入部下的胸膛。

  而藤木苍空,连看也不看,扭头就逃。

  龙庚寅含笑。

  "逃跑吗?能跑得掉吗?

  他足尖一点,身形瞬间跃过那些阻挡的部下,直追藤木苍空。

  藤木苍空此时已心胆俱裂。

  哪还顾得上战斗,只是背对对手,狂奔逃窜,不敢片刻停留。

  然而,这样的举动,无疑是最愚蠢的选择,别无二致。

  龙庚寅手中的林刀微颤。

  刀芒几乎触及藤木苍空的脊背。

  就在此时。

  一把全新的太刀从一旁斜插而来。

  "铛!

  金属交击…

  那把神秘的斩龙刀轻轻一闪,巧妙地抵挡住了龙庚寅手中林木刀的凌厉攻势。

  柳生归藏握着古老的斩龙刀,面色严峻地步入战场。

  毕竟,他的门徒刚才狼狈不堪,犹如被逐的凶兽,这让他的内心深感痛惜。

  “老家伙,你们华夏的神器确实丰富,但从这一刻起,它们属于我瀛洲了…今后,我瀛洲,将成为你们的源头!”

  柳生归藏手中的斩龙刀疾如闪电,直扑龙庚寅。

  快!

  快得不可思议。

  面对柳生归藏的疾风骤雨,龙庚寅唯有感觉到一种无法抵挡的迅猛。

  快到他无法看清对方的招式,只能慌乱地招架。

  “砰!”

  双刀再次撞击,激起震耳欲聋的响声。

  巨大的力量席卷而来,令龙庚寅的手臂瞬间麻木,手中的林木刀颤抖不已。

  龙庚寅连连后退数步,胸中气血翻腾,原本已痊愈的青家旧伤似乎在此刻复发。

  柳生归藏停下脚步,凝视着手中的斩龙刀。

  刀锋上,显现出一道细微的裂痕。

  而龙庚寅紧握的林木刀,却完好无损。

  “啧,这刀…果然与众不同。

  不过无妨,老家伙,你若陨落,此刀将归我所有!”

  柳生归藏拖着残缺的斩龙刀,缓缓逼近。

  ……

  林向北匆匆赶至青南学院的魔法医馆,他曾在那儿任职,里面的护士几乎都认得他。

  因此无人阻拦,他径直步入。

  他有些物品需从办公室取回,于是并未先去找洛如烟,而是直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然而,刚踏出门口那一刻。

  突然,一个橱柜自内飞出。

  若非林向北反应迅速,那木制橱柜恐怕会直接砸在他的头上。

  “哐当!”

  橱柜落地,破碎成无数碎片。

  原装于其中的一些疗愈草药,此刻散落一地。

  林向北目光一沉,瞬间变得赤红。

  那些草药,是他曾在医馆时特意搜集的,用来调理林向北虚弱的身体。

  只因青葫事件去了帝都,此事便暂且搁置。

  此次归来,也是为了取回这些草药,毕竟它们还有重要的用途,其中一些珍稀药材并不易寻找。

  未曾触及,便已成如此景象……

  林向北心中怒火熊熊燃烧。

  他倒是要看看,是何方神圣胆大包天,竟敢丢弃他的药。

  不待林向北踏入,室内又传来尖锐刺耳的女性声音。

  “孟建强,你这位医馆主管做得真称职啊。

  连一名小小助手都能分配到如此宽敞的办公室?而我这个副院长的办公室,竟然还不及他的半分。

  我告诉你,这间办公室,今天我非得不可,你不让也得让!”

  孟建强怒火中烧,高声喝止,“你们都在做什么,统统住手!我要告诉你们,这间魔法办公室,就算星辰学院的院长驾到,也无法侵犯,因为这里……”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伴随的是孟建强与木质书架碰撞的沉闷响动。哀号声与物品破碎的嘈杂交织成一片。

  “全部丢出去,这间办公室的每一样东西,都给我扔掉!”

  先前那个女性的声音,此刻更加嚣张,“而且,如果孟建强胆敢阻挡,就狠狠教训他,直到他不敢再有异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qxnf.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qxnf.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