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一灵一魄_医道宗师
笔趣阁 > 医道宗师 > 第240章 一灵一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0章 一灵一魄

  “嗖嗖!”

  篱笆外的这种细碎声响逐渐密集。

  即便声音微弱,但只需闭上眼睛,就能鲜明地感觉到,院外的篱笆已被各类小虫爬满。

  它们互相拥挤,形成一片漆黑的浪潮,汹涌地朝屋内席卷而来。

  “啪嗒!”

  一根朽败的竹篱不堪重负,轰然倒塌,犹如堤坝撕开一道豁口。

  “哗啦!”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虫群如洪流般涌入院内。

  地面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朝林向北和鱼婆婆疾驰而去。

  两人立于庭院,神情如常。

  狄毅本与他们一同等待,见鱼婆婆摆弄秽土和三花紫云草觉得乏味,便转身回房休息。

  院中的动静惊醒了狄毅。

  他揉着睡眼朦胧,一边走出来,一边说道,“林少爷,发生什么事了?我刚听见响动,好像……”

  话未说完,狄毅瞥见院内的景象,顿时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跌坐地上。

  他的脸色瞬时变得煞白,手指向那满院无数的蠕动虫群。

  “这……这……”

  狄毅坐在地上,尽力用脚撑地,试图逃离此地。

  然而,他的双腿此刻软弱得如同煮沸的魔幻面糊,根本无法凝聚力量。

  恐惧笼罩着他,让他险些泣不成声。

  林向北瞥了狄毅一眼,语气淡漠,“我白天已提醒过你,要你离去的……”

  “可你并未提及会有如此浩大的阵仗啊……”狄毅哭诉着。

  如果时光能倒流,他必定会选择远离此地,无论付出何种代价。

  成千上万的奇异虫族,仅是凝视便令人心头悚然,宛如黑暗潮汐汹涌而来。

  林向北与鱼婆婆依旧静立于庭院的石阶之上,面容沉静,未有半分慌乱。

  “嗖嗖!”

  虫群步步紧逼。

  终于,它们触及了鱼婆婆先前撒在院周的污秽土壤与三色紫云草混制的神秘粉末。

  瞬间,这些土壤仿佛炽热的熔岩流。

  而那些密密麻麻、悍不畏死涌来的虫族大军,则如冬日残雪,轻轻一触即刻消融,不留丝毫痕迹。

  后继的虫子络绎不绝,前仆后继,毫无畏惧。

  但甫一接触污秽土壤,它们便立刻化为无形烟尘。

  一大簇虫群就这样在院中堆积起来。

  前一批虫子消失,后一批立刻填补空缺。

  于是,一幅奇异的景象就此形成。

  以那片污秽土壤为界,其外是如山洪般涌动的虫群,其内则是镇定自若的林向北与鱼婆婆,以及狄毅,他脸色苍白,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林向北的目光投向庭院前方。

  虫群数量惊人,以至于鱼婆婆洒在地上的污秽土壤也在迅速消耗。

  这物质本就稀世罕见,即便鱼婆婆积累了百年,此刻也倾囊而出。

  眼看虫群即将突破防线,席卷而来之际。

  鱼婆婆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根黑褐色的骨笛。

  她将骨笛置于唇边,虽无声息传出,但林向北明白,

  这特殊的骨笛发出的声音频率超出了人类听力范围,人耳无法捕捉,但某些奇特的蛊虫却能听见。

  类似的情形在马戏团中也有,驯兽师会含着超高频口哨,吹出人耳无法听见的声音,引导动物完成各种表演。

  在外人看来,仿佛是动物自身聪明地作出反应,与人类无关。

  “咻!”

  骨笛鸣响。

  霎时,鱼婆婆房屋的屋顶开始蠕动。

  林向北面色一变,仰首望去。

  原本漆黑一片的屋顶,此刻竟涌现无数黑色巨蜂。

  这些巨蜂原先密布于屋顶,隐匿于黑夜之中,连林向北也未能第一时间察觉。

  它们身形硕大,每个都有桂圆般大小,通体漆黑,翅尖还带有锐利的刺针

  当翅膀在空中疾速振动,低沉的嗡鸣如深渊之音回荡。

  一簇簇,宛如暗夜中的漆黑陨石,扑向前方浩荡的虫群风暴。

  远远望去,仿佛两股极度恐怖的魔虫洪流在殊死搏斗。

  总的来说,鱼婆婆的巨蜂战士比外界涌入的虫群更具战斗力。

  然而,外来的虫群以数量取胜,常常成百上千地围攻一只巨蜂。

  即使巨蜂最终被撕裂,那些虫子也会损失惨重,直至殆尽。

  林向北看出,这巨蜂体内蕴藏着致命的毒素。

  那些未遭巨蜂袭击的虫子,一旦吞噬其残骸,也将丧命。

  这场虫群之战持续了整整半个时辰。

  耳畔充斥着虫群间刺耳的沙沙交战声。

  地面早已铺满厚厚的虫尸,既有巨蜂也有外来虫族,厚度飞速增长。

  几乎覆盖了鱼婆婆所在阁楼下方一半的台阶,深度已经超过了一码。

  若是人行走在其中,虫尸恐怕能没过腰际。

  “嗡!”

  林向北正心惊不已,突然,怀中的蟾蜍不知何时苏醒,跃出罐子,一头扎进了前方的虫群中,大肆进食。

  林向北惊愕地看着这一切。

  它竟吃这个?

  “别吃那巨蜂的残骸!”

  林向北想起巨蜂体内的剧毒,外边的虫子吃了后都一命呜呼。

  但这蟾蜍仿佛饿了无数世,哪里顾得上那许多,大口吞咽。

  一会儿工夫,它便清空了林向北脚下一级台阶上的虫尸。

  蟾蜍非但没有停下,反而越发投入,愈发畅快。

  它继续大腹便便地朝庭院深处进发。

  林向北苦笑一声,才意识到自己先前太过忧虑了。

  这只蟾蜍连艮蛛和金蚕蛊都吃了,身体经历了超凡的蜕变,区区巨蜂的毒素,根本不在话下。

  这一幕也被旁边的鱼婆婆看到。

  她惊讶地注视着那只蟾蜍。

  “这是……”

  林向北看向鱼婆婆,讲述了蟾蜍吞食艮蛛和金蚕蛊的事。

  鱼婆婆大笑。

  “你小子真是捡到了宝贝……”

  “什么意思?”

  林向北问。

  鱼婆婆正欲开口,突然,几个黑衣人穿过破损的围墙闯入。

  他们手持淬毒的苗刀,刀锋呈现出幽紫之色。

  很明显,这些刀都被下了剧毒。

  而且,那些黑衣人走过时,密密麻麻的虫群竟不敢接近,纷纷避开两侧。

  这些人身上似乎也沾染了极其奇特的药剂

  他们在涌动的魔兽虫群中穿梭,一语不发,手中淬毒的灵蛇刀疾如闪电,直取海巫婆婆的要害。

  林北辰与狄义并肩作战,面对来敌,对方并无放过他们的意思。

  两名黑衣刺客主动挑战林北辰与狄义。

  狄义霎时胆寒,险些失禁,毕竟他只是个药材行商,何曾涉足过这血雨腥风的世界。

  他拼命后退,然而找上他的黑衣刺客已高举灵蛇刀,刀光闪烁。

  狄义眼看逃脱无望,便紧闭双眼,等待命运降临。

  “吾命难逃,早知如此,我该逃离此地……”

  突然间,他感到身体被一股强大力量牵引,被扔进了屋内。

  "砰!

  淬毒的灵蛇刀深深刺入木质地板,瞬间凿出大坑,木屑四溅。

  刀尖几乎贴着狄义两腿之间掠过。

  幸亏林北辰及时相救,将狄义猛掷向后。

  哪怕林北辰的动作稍慢片刻,狄义恐怕就要以葵花宝典修炼者的身份重生了。

  狄义摸索着,确认宝物尚在,立刻惊出一身冷汗。

  未待林北辰开口,他便咕噜一声爬起,躲到了海巫婆婆屋后。

  “林公子,多谢救命之恩,狄义永生难忘!”

  林北辰摇头,他巴不得狄义躲得远远的。

  狄义若是参与战斗,他还要分心照顾。

  手持淬毒灵蛇刀的两名黑衣刺客交换眼神,彼此眼中都闪烁着速战速决的决心。

  在他们看来,海巫婆婆才是真正的目标,林北辰不过是附带的威胁罢了。

  "咻!

  双刀交织,朝林北辰疾驰而去。

  林北辰眼神一凝,两刀即将临身,他微退一步,足尖点地,以不可思议的弧度向后弯曲,巧妙地避开刀锋。

  两名黑衣刺客攻势落空,试图变换招式。

  然而他们很快就惊愕了。

  正俯身的林北辰猛然伸手,牢牢扣住对方手腕。

  还未等两名黑衣刺客反应过来,林北辰加大力道,一拉一抖。

  刹那间,两名黑衣刺客的手臂仿佛多米诺骨牌般断裂,无力垂下,如同煮熟的面条,毫无力量。

  此刻,两名黑衣刺客才意识到,林北辰是一位高人,可能比海巫婆婆更为危险。

  他们是训练有素的暗杀者,自觉不敌,便不再纠缠,急忙撤退。

  但他们低估了林北辰的速度。

  二人尚未迈出一步,林北辰手腕一翻,拾起两名黑衣刺客落地的淬毒灵蛇刀。

  简单一送,刀锋直贯两名黑衣刺客的胸膛。

  他们的身躯以伤口为中心,肌肤迅速染上黑色……

  在这片神秘的大陆上,黑色的瘟疫般的魔力飞速蔓延,转瞬之间,那两个跃动在夜色下的黑衣刺客,已化作两具漆黑的枯骸。

  无论是面容,还是身躯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消融于这诡异的黑暗之中,再也辨不出半点生息的痕迹。这就是恐惧之毒的骇人之处——无法斩杀敌人,便自取灭亡,同时也能以最快的速度销毁一切线索,守卫背后雇主的秘密。

  林向北轻轻一叹,白幽为了保密,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正当他准备朝鱼婆婆所在之地迈步时,狄毅这个之前躲在屋内的年轻人,手中紧握淬毒短刀,冲了出来,大声喊道:“林少爷,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然而,他只看见林向北独自站在原地。

  “咦,林少爷,那两个黑衣刺客呢?”

  林向北指向狄毅脚下那两具焦黑如碳的尸骸:“瞧,他们被自己武器上的剧毒所害!”

  狄毅低头一看,惊得后退一步。这两具枯骨,实在难以与之前那两位魁梧的刺客联想在一起。

  林向北不再理会狄毅,径直奔向鱼婆婆。却见原本围攻鱼婆婆的五名刺客,此刻也变为地上的干尸。

  林向北深深地看了鱼婆婆一眼,这位婆婆的实力显然远超他的预期。刚才的那些黑衣刺客,虽不及世上最顶尖佣兵团的精英,但也绝非易与之辈,手中的毒刃更是致命的凶器。

  他自己对付两人或许尚算轻松,但鱼婆婆几乎在同一时间内解决了五人,这让他惊叹不已。

  林向北收回视线,望向庭院。那只蟾蜍仍在享用盛宴,庭院一角的虫群几乎被它扫荡殆尽。然而,蟾蜍也因吞噬太多,膨胀成一个圆滚滚的气球,仿佛触碰即破。

  “这……”

  林向北一时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此刻,虫潮之战也渐近尾声,双方都付出了惨重代价。外界的虫群全军覆没,而鱼婆婆的巨型蜜蜂也伤亡惨重。鱼婆婆眼中闪过一丝心疼,默默地收起了手中的骨笛。

  “婆婆,你刚才说这只蟾蜍是……”

  林向北走过去,急切地请教。

  鱼婆婆走近,轻柔地抚摸着蟾蜍。奇怪的是,林向北清楚这蟾蜍脾气暴躁,之前他尝试研究时,它就烦躁地挣扎。但在鱼婆婆的触碰下,它竟温顺得如同一只小狗,甚至主动地,带着几分人性化的将自己的头凑到鱼婆婆的手边。

  鱼婆婆抚摸了两下,似乎十分满意。她转向林向北,问道:“你知道什么样的虫蛊,才称得上是最顶级的虫蛊吗?”

  林向北摇了摇头。

  鱼婆婆说:“实际上,世间万物,无论是人还是虫,皆有三魂七魄。最适合孕育蛊虫的,并非那些三魂七魄完好的生灵,反而是那些有所缺失的生灵

  在这片神秘的大陆上,只有拥有完整的魂魄,一魂一魄相辅相成,生灵才能得以生存,否则便无法存活于世。

  "一魂一魄乃万物之根基,缺失愈多,其内在的渴望便愈炽烈,借由狂热的吞噬,试图弥补先天的遗憾!"鱼婆婆的话语中充满了玄奥。

  林向北听后若有所悟。

  "缺失的魂魄越多,就意味着它的潜能越是无穷无尽吗?

  鱼婆婆微笑着点头,"诚然如此,但世间万物皆有得失,魂魄缺失越多,其本体相对其他完整者或少缺者而言,更为脆弱。难以挺过成长的磨砺,更别提通过吞噬其它虫蛊强化自身了。然而,你的这只蛤蟆,却意外地熬过了初时的脆弱阶段。在它当前二魂六魄残缺的状态下,其吞噬之力已骇人听闻。假以时日,它的未来将无可限量!

  林向北心中暗自欣喜,这蛤蟆,果然是个难得的宝物!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qxnf.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qxnf.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