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仙侣相依,有何遗憾?_医道宗师
笔趣阁 > 医道宗师 > 第229章 仙侣相依,有何遗憾?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9章 仙侣相依,有何遗憾?

  林向北陪同叶凝薇一同返回叶氏灵田居所。

  至于叶雄峰今后如何应对,他并不关心。

  借此契机,林向北更是帮助叶凝薇,从叶家夺取到了祖陵的守护权。

  这样一来,类似今日之事,日后定然不会再发生。

  林向北从怀中取出一枚精致小巧的吊坠,亲自替叶凝薇戴上。

  此乃火灵晶打造的护符。

  在京都琅琊阁那次与邰超杰论石较量之时,林向北亲手切割出一块火灵晶,外加赢取的另一块。

  再加上最初沈氏兄弟赠予的那块,后来转交给龙莎莎的那一枚。

  总而言之,林向北手中现共有三枚火灵晶。

  其中尚未计入龙莎莎馈赠给他,并雕琢成一把小剑形状的火灵晶。

  这块火灵晶护符赠予了叶凝薇。

  昔日因受隐虫侵蚀导致的体质衰弱,经火灵晶之灵力滋润,亦能迅速得以恢复。

  见林向北欲外出,叶凝薇满心不舍地走上前来,轻轻抱住他的手臂。

  “你……今晚还会回来吗?我……我会……我会等你的!”

  叶凝薇紧咬朱唇,她的贝齿在红润之中闪烁,话语低落至几乎无法听见的地步,脸色则红得犹如一颗熟透的仙桃。林向北对她之意感到困惑,开口回应道:“不必等候于我,我有一桩要务需亲自处理,或许归来之时已是深夜。”

  他心意已决,决定次日便启程前往蛮荒苗寨,寻求传说中的逆天还魂虫。但在那之前,无论如何都要先与龙莎莎以及青南城内的众位仙友一一相见。毕竟,他自离别青南城,远赴京华府以来,已有许久未曾归乡。如今甫一返家,又要匆匆离去,若是连声告别都不说,实在是有违情理。

  叶凝薇撅起嘴唇,焦急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言表。

  “你……你……”

  叶凝薇终究是被气得狠狠一记玉拳捶在林向北的胸膛上,跺了跺脚,旋即愤然返回闺房并将门反锁。

  林向北挠了挠鼻尖,面露无辜之色。他在想自己究竟哪里做得不对呢?不过是不愿让叶凝薇等待自己而已。

  当他驾车刚刚驶入大道时,林向北才渐渐领会到叶凝薇的真实意图。在叶凝薇尚未身中修炼者之间的神秘隐蛊之前,她时常提及他们之间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这对于他这个修道者来说,无疑是有所亏欠的。她早已准备好将自己的全部献给他,然而却总因各种变故而推迟。

  此刻叶凝薇吞吞吐吐、羞红着脸提出等他回家,不就是在表达此事吗?

  林向北拍了拍额头,暗叹:对于敌人,哪怕只是一个微妙的眼神变化,他也能精确分析出敌人的战略动态。然而面对女子,他却是茫然无知。否则的话,也不会出现即便夜狼已然陨落,他与青葫在世人眼中仍仅保持战友关系的局面。如果不是青家的压力迫使,他也不会以青家乘龙快婿的身份出现在人前。

  思索过后,林向北给叶凝薇发送了一条短信:“今夜沐浴洁净……嗯,上次你所穿的那一袭黑色丝质职业装甚是动人。”

  正在屋内独自生气的叶凝薇看到短信,立刻绽放出如花般的笑容。笑着笑着,脸颊不禁泛起了热浪。幸好室内并无他人。于是,叶凝薇匆忙跑进衣柜翻找起来。一套灰褐色的修身职业装搭配高跟鞋与丝袜,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床边,今晚这套装扮必定能派上大用场。

  叶凝薇嘴角扬起一丝羞怯的微笑,心道:得夫如此,身为女子复有何求!

  ……

  林向北首先来到了薛轻水家中。黑鼠已逝,如今他身边只剩下母亲欧青莲与妹妹两人。无论身在何处,林向北每日必密切关注母女二人的状况。今日薛轻水在校授课,所以当林向北来访时,只有欧青莲一人在家。他将龙莎莎赠予他的那枚状似飞剑的火灵石交给了欧青莲。尽管欧青莲年事已高,曾遭受重病侵扰,但在林向北精心调理之后,如今身体健康已恢复得七七八八。

  然而,纵然肉身的自然衰败难以逆转,有了火灵石的蕴养,却足以使欧青莲的元神焕发新生。

  林北辰替欧青莲细细诊查过周身经脉,确证并无异常之后,这才起身告别离去。

  行车途中,林北辰试图联络姜青柠,然而电话那头始终无人接听,这让林北辰不由得紧锁眉头。昨日在机场分手之际,二人约定今日相见,然而此刻这位小师妹的通讯法宝为何仍未回应?

  依照常理推测,此刻姜青柠应当正在花影仙府内的剧组修炼演技。

  手中握着剩余的那一颗火灵石,林北辰决心将其赠予姜青柠;至于借用龙莎莎的那枚,则需如数归还。只是林北辰心中略感愧疚,毕竟他将龙莎莎赠予他的、蕴含深厚情感的飞剑形定情信物转交给了欧青莲。

  花影仙府之内,一处剧组静谧而忙碌。

  此地并未开展常规的影视作品摄制,而是按照正规影视剧的制作流程,请来了闻名遐迩的导演顾同辉,以演练经典场景的方式来磨砺新入门的弟子们的演艺技艺。

  这种方式严格遵循实际拍摄的标准,能极大地提升花影仙府弟子们的演技及各项专业技能。然而代价高昂,对于花影仙府来说亦是重负。

  对此,林北辰深信其价值所在,故而花影仙府自上而下毫无异议地予以贯彻执行。

  姜青柠便在这剧组中刻苦修炼。她加入花影仙府的目的之一,便是不愿逊色于龙莎莎,在她看来,如林北辰般卓越的人物,其伴侣必然亦非俗世凡尘之辈,她必须不断提升自我,成为更优秀的存在。

  为此,来到花影仙府之后,姜青柠未曾向任何人透露与林北辰之间的关系,并且坦诚告知龙莎莎,无需对她特殊照顾,只需视其为寻常弟子对待,让她公平地参与修行与竞争。

  深知姜青柠拥有坚韧自尊性格的龙莎莎欣然应允,甚至未让自家经纪人陪同报到,只让姜青柠独自一人前去办理手续。

  此刻的演武场上,姜青柠满头大汗地反复练习一个动作,已足足耗费了半个多时辰,终于达到了导演的要求。

  "停!

  一名头戴遮阳帽的中年男子挥手示意,"姜青柠,你可以暂作歇息,待我们准备完毕再拍下一个镜头。你的表现很好,继续保持!

  此人正是顾同辉——国内知名的修真界导演,也是林北辰特意请来指导姜青柠修习表演之道的前辈。虽然他对姜青柠与林北辰之间的确切关系并不知情,但他依然秉持敬业精神,一丝不苟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多谢顾导指点!

  姜青柠拭去额上的汗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顾同辉挥了挥手,转身离去,寻觅一处静谧之地打坐修炼。

  姜青柠刚回到修炼用的蒲团前,拧开玉露瓶,轻尝一口灵液,便听见有人呼唤其名。

  “姜青柠,花影宗聘你入门,是为了让你潜心研习仙术法门,将来能够回馈宗门的培养之恩,并非让你在此闲散度日,饮露避尘。”

  花影宗每年耗费海量灵石,若是门中弟子皆如你这般懈怠,那还不如散尽家财,广施善缘,以修慈悲之道!

  训斥之声来自剧组一位严厉的副掌教丁藤。丁藤曾在外执掌一家阵法传媒公司,在他看来,姜青柠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皆属天资出众之辈。

  于是,他便欲将其纳入麾下,作为自家公司的护法模特,并暗中许诺,若姜青柠应允,他愿提供庇护,酬劳任其开口。

  闻此言,姜青柠愤然而起,手中灵液尽数泼于丁藤面庞之上,炽烈的灵气令对方痛呼不止。

  随后,姜青柠径直将此事上报给花影宗剧场殿主,却并未提及丁藤提出的包庇之事。她深知,此事一旦泄露,无论被龙莎莎还是林向北知晓,丁藤必然难逃重罚,同时也暴露了她在宗门内的真实身份,有悖于她凭借自身实力争取成就的初心。

  不过丁藤与剧场殿主颇有交情,虽言语上有所挑衅,却未见任何实质性惩处。自此以后,姜青柠遇见丁藤皆避而远之,幸得顾同辉为人正派,对她颇为关照,丁藤虽心怀怨恨,却始终未能寻得报复之机。

  此刻,一名身着时尚服饰的青年修士大大咧咧地走向前来,似与丁藤相熟,随意拍了拍他的肩头。

  “丁掌教,我看姜师妹方才演法操持,汗水淋漓,稍作休憩亦无不可。”

  青年修士微笑开口。

  丁藤瞥了一眼青年修士,再看向姜青柠,不由得冷哼一声:“姜青柠,你好生感激坤师兄才是,他在京城修行时,便已是顶尖修士,门徒无数。此次,是我动用了大量灵石资源,代花影宗请他加盟,成为我宗的镇宗之星,也是为了给你们这些新晋弟子树立刻苦修炼的楷模。你们可要好好学习人家如何用心演绎仙道故事!”

  丁藤一番话犹如泼妇骂街,而姜青柠对此嗤之以鼻,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污秽不堪。

  一瞬间,丁藤因刚才坤少的话而暂熄的怒火,瞬间又腾腾升起。

  “姜青柠,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位副掌教的存在?若你不愿在花影宗立足,那就立刻解除师徒契约,滚出我花影宗!”

  丁藤厉声喝道。

  此时,正是先前那位坤少抬手示意,向丁藤递了个眼神。

  丁藤立即心领神会,语气随之缓和下来。

  “哼,要不是坤师兄为你求情,今日我定会让你颜面扫地,无法立足花影宗!”

  丁藤冷哼一声,“你还愣在此地作甚?没瞧见坤真人正在调息修养,怎地不去沏一杯灵泉水侍奉过去,再替坤真人舒缓筋骨,调理气血?”

  “须知在这花影秘境中,众多女弟子中坤真人唯独对你青睐有加,此乃天大的机缘,岂能懈怠?”丁藤疾言厉色地呵斥。

  然而姜青柠纹丝未动。

  丁藤怒不可遏,“你这丫头莫非聋了吗?我……”

  话音未落,丁藤便大步流星地朝姜青柠走去。

  然而姜青柠并未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而是将手中仍带着淡淡灵热的灵泉水,毫不犹豫地泼向了丁藤那满是肥膘的脸庞。

  “首先,我歇息乃是因刚完成一道修炼法术的拍摄,顾真人允许我暂作调息,并非受你支使;其次,我不认得什么坤真人,即便他是来自京城的顶级修士,与我花影秘境并无瓜葛,想要亲近于他,自有他人献殷勤,端茶倒水、摩挲按摩,与我又何干?”

  说罢,姜青柠甩头而去,全然不顾丁藤惊愕的表情以及脸颊上滚烫的灵泉水。

  丁藤气得僵立原地,面颊肥肉不住颤动,连刚才看中姜青柠美貌,出言相帮的坤真人此刻也拧紧了眉头。

  “此人竟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你……你……你给我停下!”

  丁藤气得连连跺脚,姜青柠却是置若罔闻,径自前行。

  刚迈开几步,一群少女从人群里闪身而出,挡住了姜青柠的去路。为首的是一位红发浓妆、口叼女士灵烟的女子,她仰首望着姜青柠。

  “姜青柠,你以为自己成了何方神圣?丁真人叫你留步,你的耳朵莫非失聪了不成?再者,坤真人可是京城修行界的翘楚,在我花影秘境驾临,他还特意为你求情,你却不言半句谢意,这般教养何在?”

  这女子名为马芊芊,虽身为花影新收弟子中少数拥有正宗仙门传承的佼佼者,以其出众容貌和扎实根基,在这批新人中格外引人注目,本应得到重点栽培。

  然而姜青柠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她的样貌气质均超越马芊芊,尽管姜青柠没有正统仙门的修炼底蕴,但她勤奋好学,别人修炼一次的动作,她愿多练十次,力求精益求精。

  起初,姜青柠的实力远逊于马芊芊。但很快,在这批新人弟子中,姜青柠悄然间崭露头角,成为了公认的首席弟子。

  对此,马芊芊自然愤愤不平,处处排挤姜青柠。坊间传闻,她曾不惜委身于丁藤,以期取得上位机会,甚至策划将姜青柠引入外界的商业界,让她担任广告代言人的角色。然而未能如愿。

  如今,马芊芊听闻花影秘境竟然引来了一位京城修行界的顶尖高手,英俊非凡,她心中暗想,若是能攀附上这样的贵人,相较于跟丁藤这类世俗之人交往,显然收获会更多。

  在马芊芊眼中,既然都免不了要投身权势之人的羽翼之下,与其选择丁藤,倒不如向那位京城顶级修士投怀送抱……

  进入修炼界的第一天,姜青柠面对丁藤与那位她心中极度渴望攀附的顶级修真大能,却毫不示弱。

  马芊芊暗自思忖,展现实力的机会终于降临了。

  花影宗并非慈航普度的仙门,身为一个追求修为提升与资源积累的修炼宗派,当然明白一位顶级修真大能与初入修行的新秀之间,究竟哪个更为重要。

  一旦姜青柠因为触怒坤真人而被逐出宗门,那么她的未来之路可谓一片黯淡无光。

  姜青柠凝视着马芊芊,语气中寒意逼人。

  “滚开!”

  马芊芊坚定了决心,要在坤真人与丁真人面前充分展示自我价值,自然不肯就此轻易退场。

  她讥讽一笑:“看来你父母传授给你的,只是如何傲慢无礼,而非待人接物之道。今日,就让我替你的双亲好好教训你一顿!”

  马芊芊一声令下,身后几位同门师姐妹立刻卷起衣袖,朝姜青柠步步逼近。

  姜青柠脸色微变,却迅速恢复镇定,手中握紧了作为防身法器的保温杯。

  就在此刻,一道急切的呼声传来:

  “尔等欲何为?马芊芊,我警告你,若你胆敢动手,我会立即禀告宗主大人!”

  随后,一道婀娜身影疾冲而来,毅然挡在了姜青柠前方。此人正是董越女,同样身为新入门弟子的一员。以前董越女在经受月事之苦,腹痛难忍之时,正是姜青柠寸步不离照料了一整天,让她得以好转。这份恩情董越女铭记于心。

  如今眼见马芊芊等人倚仗人多势众欺辱姜青柠,董越女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

  然而,姜青柠心头涌起一阵温暖,却又瞬间被怒火淹没——她看见马芊芊快步上前,挥手狠狠一巴掌甩向董越女的脸庞,顿时留下五个鲜红的手印。

  董越女惊愕不已,甚至忘记了躲避。而马芊芊显然是个久经沙场的老练斗士,一击得手之后,她并未有丝毫犹豫,直接一把抓住董越女的长发。

  董越女疼得凄厉叫喊,然而长发放落,连抬头都困难。马芊芊及其身后的一众女子则不失时机地纷纷动手,拳脚并用,董越女转瞬即被打倒在地,衣物破碎不堪。

  姜青柠怒目圆睁,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住手!”

  她全然不顾其他,在这一刻果断地举起手中的保温杯,奋力砸向马芊芊的额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qxnf.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qxnf.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