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樱花血玉_医道宗师
笔趣阁 > 医道宗师 > 第225章 樱花血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5章 樱花血玉

  藤木苍穹话语尚未落音,邰家宗祖手中的龙首镇岳杖便骤然挥出,硬生生挡在了藤木苍穹面门前,距离他的颅顶仅咫尺之遥。

  “我所剩的耐性已然不多。

  若那位前辈果真仙逝,务必告知其归墟之地所在。

  否则...你应知我手持樱花血玉前来寻找那位前辈,必有所求。

  若是因此延误要务,即便身为宗祖,也定会先行惩治于你!”

  藤木苍穹面色苍白,握着手中的樱花血玉,心中愁苦无比。

  藤木苍穹清晰记得,当自己武道有成,得以承继师尊衣钵之际,那一天,师尊将其唤至藏经阁内室,自一座古朴书柜中取出一枚樱花血玉,其形貌与此刻手中紧握的那枚别无二致。

  然而,师尊告诉他,这两枚樱花血玉实则阴阳相配,一枚为雄,另一枚为雌。他拿出的正是雄性樱花血玉。

  当时,藤木苍穹曾向师尊请教:“那雌性的血玉如今何处?”

  师尊沉默许久,并未直接回应,只说道:“倘若哪日师尊驾鹤西归,有人手持此樱花血玉寻你而来,无论其所提何种要求,皆需应允。”

  藤木苍穹牢记住了这个教诲,压下心中的种种疑惑,恭敬地退出了师尊的藏经阁。就在他轻轻阖上门扉之际,似乎听到了师尊低沉的话语:“是我对不起她啊......”

  思绪重回现实,藤木苍穹非但没有退缩,反而向前迈进一步,额头几乎触碰到邰家宗祖手中的龙首镇岳杖。

  “即便是宗祖您欲取我性命,此事我仍需直言:师尊已在三年前羽化登仙!遵照他生前的遗命,他并未留下墓冢。”

  “轰!”

  邰家宗祖怒火滔天,挥手间,龙首镇岳杖狠狠砸在庭院中的竹亭支柱之上,刹那间,木柱布满裂缝,整座竹亭摇摇欲坠。

  “孽障,你就这样对我吗?昔年背弃我,口中念叨对不起我。

  如今我遭逢危难寻你相助,你却避而不见。

  好,既然如此,我们之间的情分就此断裂,就算死后化作幽魂,也休想再相见!”

  邰家宗祖一声冷喝之后,一步抢上,强行夺过了藤木苍穹手中的樱花血玉,毫不犹豫地狠劲朝地面掷去。

  “住手——”

  藤木苍穹焦急地大叫,试图伸手去接。然而邰家宗祖意志坚决,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藤木苍穹的速度已足够迅捷,但依旧慢了一步。

  眼见那枚樱花血玉直直坠向坚硬的石板地面,藤木苍穹不由得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心中暗道:一旦这樱花血玉破碎,便是彻底违背了师尊的临终托付啊!

  奇怪的是,他等待着的血玉碎裂之声并未响起,甚至

  他仍能感知到,此庭院之内,仿佛蕴含着一股奇特的波动,令人感到诡异莫测。

  骤然间。

  藤木苍空猛然睁开双眸。

  眼前的景象令他大为震撼,几乎要让他修为不稳,身形坐地。

  在其视线前方不远处,竟站立着一位身姿佝偻的老者,身披麻布长袍。

  那光秃锃亮的头顶,无比醒目,使人一眼望去便难以忘怀。

  “师尊……”

  藤木苍空失声道出。

  柳生归藏瞥了藤木苍空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随后。

  他转目看向邰家祖婆婆,脸色变得颇为微妙,一时沉默下来。片刻后,他将关键时刻接住的那块溢出血色灵光的樱花血玉,重新递还至对方手中。

  “有何事不能平心静气地谈论,为何偏要以此血玉泄愤呢?”

  柳生归藏话语中略带尴尬,显露出几分底气不足之意。

  邰家祖婆婆冷哼一声,“怎的?如今不装逝了?知晓现身了?有种继续藏着掖着啊!”

  柳生归藏干笑一声,未再言语,转身走在前头,引领着邰家祖婆婆一同踏入庭院之内。

  藤木苍空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的师尊通过他人传递的死讯虽未曾亲见,但也确非虚言。然而此刻,

  藤木苍空察觉到了自己被深深戏弄。

  约莫过去了三盏灵茶的时间。

  邰家祖婆婆先行离去,从其脸上显露出的满意神情来看,显然是她的请求得到了满足。

  藤木苍空正在揣摩这位祖婆婆与自己师尊之间关系之际。

  屋内却传来师尊的声音。

  “藤木贤侄,进来罢。”

  藤木苍空略微一顿,最终迈步走入屋内。

  “师尊!”

  此刻,柳生归藏端坐在茶几之后,细细品味着手中的灵茶。

  饮毕一杯,他才看向藤木苍空。

  “你想必有许多疑问想要询问于我吧?”

  藤木苍空微微点头,却又瞬间摇头。

  “若师尊愿为弟子解惑,弟子自然洗耳恭听;反之,若师尊不愿提及,即便弟子心有疑虑,亦无从追问!”

  柳生归藏淡然一笑,果然是自家徒弟了解自己。

  “方才那位邰家祖婆婆,乃是华夏京师邰家的家主,她名为邰寒曼。

  六十年前,邰寒曼在京师名媛圈中犹如一朵独秀,当时为追求更为高深的修炼法门。

  于是,我离开了瀛国,远赴华夏修行。

  瀛国的历史短暂,其中的武道修为层次,相较于华夏武学而言,只能说是沧海一粟罢了。

  不……”

  柳生归藏话锋一转,连连摇头道,“更准确地说,甚至都无法称之为沧海一粟。

  我们引以为豪的空手道,其实不过是源自对方古老搏击术的一个衍生物而已!”

  藤木苍空并未出声打断,只是静静地聆听师尊讲述。

  柳生归藏接着讲道:“昔年我遍访名师,华夏武学各大门派,我都曾深入研习。

  有一次在京师逗留数日后,我被邰寒曼所吸引。

  正如人们常说的那样,英雄难过美人关。

  我也未能免俗!”

  藤木苍穹望了一眼恩师,后者并未察觉,口中仍在继续讲述,“在吾修行的执着追求下,以及展现的博大精深的中土仙武之术,终使邰寒曼对我动了真心。

  然而,待到邰家得知我是瀛洲人士时,竟坚决反对将他们的女儿许配于我。

  的确,那时距瀛洲侵犯中土的往事,尚未久远。”

  “因此,我和她只能是有仙缘而无尘缘,分别之际,我们互赠一枚樱花血灵石作为信物。那是我对她的愧疚,未来若有机缘相见,必将践行承诺!”

  柳生归藏详细叙述完与邰家长老的关系后,目光骤然变得凌厉,紧紧地锁住藤木苍穹。

  “藤木贤侄,听说你被中土一位修真雇佣兵队长吓得失魂落魄,日日如惊鸿一般?”

  藤木苍穹低下头,没有反驳。

  柳生归藏微微起身,朝窗外眺望。

  “许久未曾踏入中土大地了。不知昔日那些故交好友,如今还有几人仍在人世。”

  言罢,柳生归藏背手走出房门,淡漠地道:“邰家老祖邀我前往中土,为她家族讨回一笔仙债。你也随我同行吧。欲破心境魔障,唯有亲自动手斩断因果。否则,你的修为非但无法寸进,反而会有所倒退!”

  话音落下,柳生归藏负手离去。

  藤木苍穹立刻伏地,迅速调整方位,朝着柳生归藏离去的方向深深叩首。

  “多谢师父教诲,弟子铭记于心!”

  ……

  林向北护送姜青柠返回后,随即搭乘一辆飞禽羽舟,直奔叶家修炼园。

  自甘长红之事发生以来,周边村落的村民们都在叶家的补偿下得到了远高于市场价格的安置费,纷纷搬迁而去。

  在青南市周氏家族的协助下,以及沈氏兄弟精心策划安排下,叶家修炼园的规模逐渐扩展,愈发繁荣昌盛。

  林向北刚从飞禽羽舟下来,抬头便看见一位身着深蓝碎花长裙的身影,倚靠在木质门前冲着他微笑,那笑意中带着一丝狡黠。

  林向北自然知晓其中缘由——那条占据榜首热搜的话题已持续了十几分钟。他轻蔑地摸了摸鼻子,略感尴尬地看了眼叶凝薇。

  叶凝薇再也忍不住,捂嘴笑了出来,随即噘嘴道:“哼,看在你是熟人的份上,这次我暂且饶了你。倘若下次再让我碰到生面孔……”

  叶凝薇举起拳头,佯装凶狠地说:“看我到时候怎么教训你!”

  林向北苦笑,这岂不是变相默认了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qxnf.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qxnf.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